http://www.ereubc.live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海口患癲癇的哥與公司就違約金一事仍存爭議

  新聞追蹤《欲解除合同 的哥遇難題》

  患癲癇的的哥與公司就違約金一事仍存爭議,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對月租理解存在偏差 搭班司機被留辦公室寫材料

  電話打不通,家屬誤以為出事還報了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海口患癲癇的哥與公司就違約金一事仍存爭議

  當天上午,家屬和民警趕赴現場了解事件經過。

  7月8日上午11時許,南國都市報記者突然接到市民來電稱,海口公交新月汽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月公司)出租車司機張昌武,被公司領導叫到辦公室,要求在一份非自己所寫的“材料”上簽名,張昌武不肯簽字被留在公司辦公室。半個小時后,家屬和同事多次給其打電話都是無法接通,,因擔心張昌武出事,家屬報警。

  南國都市報記者和轄區長流派出所民警趕到現場調查。新月公司相關人員稱,張昌武的領導認為張昌武對公司所收取的月租存理解偏差,數額存在差異,為避免對行業造成不好影響,希望其寫個材料進行解釋說明。該工作人員稱,“領導只是通知他在辦公場地不要接電話,并未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南國都市報記者石祖波 文/圖

  被留在辦公室寫材料 家屬誤以為其“出事”

  7月6日,南國都市報刊發了《欲解除合同 的哥遇難題》一文,報道了海口出租車司機周先生,因突患癲癇病,被醫院告知已不適合繼續從事駕駛職業,他向公司提出解約,但被告知要繼續繳納一個月租金并扣罰5000元押金,雙方在違約金和合同糾紛期間產生的月租金上存在爭議。周先生的搭班司機張昌武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愿意為周先生作證,證明其患癲癇之后的一個多月,繼續帶病工作,同時,他向記者介紹了每個月向出租車公司所繳納的成本費用。

  在記者的采訪中,針對司機周先生帶病繼續工作的情況,該公司主要負責人及車隊長表示否認。本報相關報道刊發后,引起廣泛關注。

  8日11時許,張昌武的家屬及其同事告訴南國都市報記者,張昌武被公司領導叫到辦公室,并被要求在一份并非他本人所寫的材料上簽名。張昌武表示拒絕,但此后一度被留在公司辦公室內。

  8日11:30左右,張昌武的家人及其同事反復撥打張昌武的電話,電話總是打不通,家屬及其同事擔心張昌武的安危,趕緊撥打了110報警,同時,趕到新月公司辦公場地找人。

  對月租理解與公司有分歧,搭班司機被要求寫說明

  8日中午12時許,南國都市報記者和轄區長流派出所兩位民警,一起來到位于海口秀英區海口公交新月汽車有限公司辦公場地了解情況。

  民警了解后得知,新月公司相關領導希望張昌武對該公司每個月實際收取的月租進行書面重新說明,避免引起公眾誤解。

  “公司方面實際收取月租為6737.5元(即合同約定的每月‘承包金’),并沒有張昌武所說的8000元左右這么多,雙方對出租車月租的理解上存在偏差。”新月公司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為此,公司領導通知張昌武做個詳細說明,避免引起大家誤解。

  “根據雙方合同規定:雙人承包,承包金為6737.5元/月,每人承擔3368.75元/月,并非8000多元/車/月。司機個人應承擔的社保部分為362.57元/人/月,這是由公司代收。”新月公司辦公室主任杜女士介紹。

  對此,張昌武表示,他7月5日所描述的每個月向新月公司所繳納8000元左右的支出,其實包含三部分:一是6737.5元的月承包金;二是公司代扣代繳的社保個人繳納部分(雙人承包共計700多元);三是司機每月更換機油費用支出。由于都是從司機賬戶劃轉向公司賬戶,因此,對每月所繳納費用存在認識偏差。

  但張昌武否認向記者描述內容有誤,稱只是雙方理解有偏差,因此,起初并未在公司領導要求的材料上簽字,在被要求待在辦公室簽字時,由于手機一度被收走,后來簽了字,但在所簽字的旁邊對8000元左右費用的分項進行了詳細注明。

  在民警及記者到場后,張昌武與新月公司協商后,張昌武重新寫了一份文字聲明,對每月所繳納費用詳細分項明細進行了說明。經公司同意后,公司已經將此前該公司相關領導要求其所寫的材料當面進行了銷毀。

  事后,新月公司相關工作人員稱,當時,公司希望張昌武寫一份文字聲明,避免相關部門對公司實際收取的月租存在誤解。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1分快三计划网页计划